您好,欢迎访问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官方网站!

新闻动态

医院新闻

武汉日记|坚守,是最长情的告白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浏览次数:
字号:

3月13日,晚上七点多和亮亮一起下楼,远远的就看到队长已经在那里等我了,一路边叮嘱边护送我上了去往医院的班车。

脚伤初愈,行动上还是倍加小心。可今天的班却不是那么给面子。

全副武装进入病房,门口看到郭京,第一句话就是:“还正抢救呢,你的脚行吗?”郭老师的话语中略显担忧。

“放心吧,没问题!”详细交接班后,我们接过了抢救的接力棒。

image.png

进入病房,看到42床那位年仅33岁的消化道出血患者面色苍白、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,没有戴口罩仍喘着粗气,紧张的他心率也已经飙升到110次/分。床旁胃镜仪器、药品、抢救车都已准备妥当,操作胃镜的医生边跟患者讲解配合方法边调试设备,患者点点头。

我帮他摆好体位,左手用被子包裹好,并再次确认:“一会儿操作过程中你不能动呀,按照医生说的动作配合就行,明白吗?我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我在他身后,他随即转过头来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说:“你能不能拉着我的手呀,我怕!”“可以呀!”我毫不犹豫的弓着身子拉起他的手。 

image.png

“如果我坚持不了,我就掐你一下,你一定要帮我!”

我拍拍他的手说:“放心吧,没问题!忍受不了你就拍拍我就好!”第一次,内窥镜刚刚放进口腔,他就突然攥紧的手,我赶紧说:“放松放松,鼻子吸气,嘴往出吐,头不要转动,再坚持一下,再坚持一下就好,深呼吸,再深呼吸……”我不停地重复着这几句话。随着镜子往里走,他也不停的呕吐着,大块大块的血块往外喷涌着,我的心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,赶紧转头看看监护仪上的数字,还好,除了心率和呼吸有些上升以外,血氧饱和度维持的还好。亮亮也赶紧调快了输血速度,保证入量。

我继续弓着身子,拉着他的手,不停的安抚着他:“你很棒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非常好,咱们再坚持一下!”。第一次、第二次探查都没有结果。他已经痛苦难忍,在我和医生再三劝解下,终于答应做第三次探查。可刚刚在隐匿的褶皱处发现了大片血痂覆盖的出血部位时,患者的忍耐也已经到了极点,试图抬起手,我见势,一把把他的手攥的更紧,我向操作的医生摇了摇头,又赶紧看看监护仪的数字。医生也收了内窥镜,防止其他意外发生。就在内窥镜拿出来的一瞬间,他终于松开了我的手,我也终于能伸伸腰了。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我们赶紧给他吸上氧气,以保证他的氧饱和度。医生继续给他做着工作,希望再次探查以解决他的问题,可他却连连摆手,间断呕吐着,心率也持续再120次/分左右,再三考虑下,值班医生向上级医生请示再调整检查方案。

接下来,对我们来说并不轻松,还是要密切关注患者的生命体征,更换污染的床单和被服,一遍遍清理着他的呕吐物、排泄物,而且么此次都要仔细查看呕吐物及排泄物的颜色。等他终于安静下来,平稳入睡,已经快到深夜12点了。终于能坐下来喘口气,这时才发觉腰酸的不行,手指也被他掐的火辣辣的疼。来不及想太多,又要去测血氧饱和度和转病房了……很快,接班的同志进来了。临走前,我看了看他的生命体征,还好,他挺过去了,而我也“挺”过去了……

再次走上“战场”,有人说:你可真够傻的,正好可以好好休息呀,干嘛非要去?但我想说,既然选择来到这里,不能当逃兵,非常时期走上非常战场,“不进病房”会是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。我们在做的事情不单单是挽救生命,我们托起的是无数个幸福的家庭团圆的希望。

无论何时,我都将和我的兄弟姐妹、我的战友一起,纵然前路、归期未尝可知,我们仍然要用“坚守”,对武汉、对“援鄂任务”做出最长情的告白。